頭脹的簡直要炸了,班發鐸捶打著頭部:“昨天不該喝那么多酒的。”
  暗自懊悔昨天借酒買醉的傻缺行為,他接著捶打頭部,希望能轉移疼痛。四周傳來了水花的聲音,不過他完全注意不到了。
  “頭好痛啊”閉著眼睛的他不由喃喃著。
  一個洪亮的機械聲音響起:“尊敬的編號11850037659277號作戰員,骸恐巫師,鑒于您已經清醒,狀態良好。根據巫師戰爭條例,巫師聯盟第三次群落會戰作戰部安排,請你于半個沙漏時之后到達要塞一號戰區平臺領取新的作戰任務。”
  “什么東西?”班發鐸一下清醒了,猛的坐了起來,劇烈的起身,帶起一片水花,頭又是猛的一疼,讓他差點又躺下了。
  仔細睜眼一看,只見自己正坐在一個圓形的容器池中,容器中放滿了綠色的熒光液體。自己剛剛就是在這液體中躺著。
  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滿頭疑惑的看向四周,這是一間很大的空間,成長方形,高有七八米,長有近二十米,寬十幾米左右。四周放著各種古怪的東西,有的是儀器,有的是好像標本一樣的干尸,古怪猙獰的蟲子,身高四米左右的巨大化螞蚱一般怪物,還有幾幅盔甲,唯一正常的就是那個靠墻的大連體柜子。
  而剛才的機械聲音不知道是哪里冒出來的,掃視一圈并未發現喇叭在哪裝著。
  “我這是到哪了?被他們幾個無良的家伙拉來客串科幻電影了?”他猜測著。
  “我就知道,不該在最近狀態低迷,工作事業連續不順心之下去跟他們幾個一起喝酒的,他媽的,出丑不說,還被拉來拍電影了。”憤怒的班發鐸恨恨的用砸了砸拳頭。
  “嘭”綠色的熒光液體在他一拳之下,濺起了四五米高,濺的他滿身都是。嚇了他一跳:“草”
  頭上滴落綠色熒光液體,劃過眼簾,伴隨著光亮,還帶著古怪的溫暖氣息,班發鐸仔細聞了聞,一愣:“這氣味聞著不對啊,等等,剛才那聲音說的什么?”
  仔細回憶一下,班發鐸眼神迷茫了:“巫師聯盟?群落戰場?這是哪部電影?”這壓根不了解劇情啊。
  “不管那么多了,趕緊洗漱,沖沖澡,這什么古怪的東西泡一夜,也不知道會不會皮膚過敏。”他撐起身體,站了起來,“這視角有點高啊,我長高了?”
  甩了甩頭,班發鐸感覺腦袋清醒了一點,這才感覺到有些不對,低頭一看自己,一下愣住了。
  自己現在的身體怎么變成這樣子了?灰色的皮膚,一層層的透明螺紋波痕不斷來回游動,四肢粗壯有力,再看雙手十指粗壯,左手帶著一個巨大的古怪戒指,右手五指上套著一圈圈黑色的細環,卻不知是什么作用。
  班發鐸舉著這雙怪異的雙手愣住了。
  五分鐘后,他經過各種方式確定終于發現這不是玩笑,也不是拍電影。" />

首頁 > 玄幻奇幻

穿越異界當巫師

昏沉之中,只覺得腦海里一片擁脹,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攪得自己難以清凈。
  頭脹的簡直要炸了,班發鐸捶打著頭部:“昨天不該喝那么多酒的。”
  暗自懊悔昨天借酒買醉的傻缺行為,他接著捶打頭部,希望能轉移疼痛。四周傳來了水花的聲音,不過他完全注意不到了。
  “頭好痛啊”閉著眼睛的他不由喃喃著。
  一個洪亮的機械聲音響起:“尊敬的編號11850037659277號作戰員,骸恐巫師,鑒于您已經清醒,狀態良好。根據巫師戰爭條例,巫師聯盟第三次群落會戰作戰部安排,請你于半個沙漏時之后到達要塞一號戰區平臺領取新的作戰任務。”
  “什么東西?”班發鐸一下清醒了,猛的坐了起來,劇烈的起身,帶起一片水花,頭又是猛的一疼,讓他差點又躺下了。
  仔細睜眼一看,只見自己正坐在一個圓形的容器池中,容器中放滿了綠色的熒光液體。自己剛剛就是在這液體中躺著。
  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滿頭疑惑的看向四周,這是一間很大的空間,成長方形,高有七八米,長有近二十米,寬十幾米左右。四周放著各種古怪的東西,有的是儀器,有的是好像標本一樣的干尸,古怪猙獰的蟲子,身高四米左右的巨大化螞蚱一般怪物,還有幾幅盔甲,唯一正常的就是那個靠墻的大連體柜子。
  而剛才的機械聲音不知道是哪里冒出來的,掃視一圈并未發現喇叭在哪裝著。
  “我這是到哪了?被他們幾個無良的家伙拉來客串科幻電影了?”他猜測著。
  “我就知道,不該在最近狀態低迷,工作事業連續不順心之下去跟他們幾個一起喝酒的,他媽的,出丑不說,還被拉來拍電影了。”憤怒的班發鐸恨恨的用砸了砸拳頭。
  “嘭”綠色的熒光液體在他一拳之下,濺起了四五米高,濺的他滿身都是。嚇了他一跳:“草”
  頭上滴落綠色熒光液體,劃過眼簾,伴隨著光亮,還帶著古怪的溫暖氣息,班發鐸仔細聞了聞,一愣:“這氣味聞著不對啊,等等,剛才那聲音說的什么?”
  仔細回憶一下,班發鐸眼神迷茫了:“巫師聯盟?群落戰場?這是哪部電影?”這壓根不了解劇情啊。
  “不管那么多了,趕緊洗漱,沖沖澡,這什么古怪的東西泡一夜,也不知道會不會皮膚過敏。”他撐起身體,站了起來,“這視角有點高啊,我長高了?”
  甩了甩頭,班發鐸感覺腦袋清醒了一點,這才感覺到有些不對,低頭一看自己,一下愣住了。
  自己現在的身體怎么變成這樣子了?灰色的皮膚,一層層的透明螺紋波痕不斷來回游動,四肢粗壯有力,再看雙手十指粗壯,左手帶著一個巨大的古怪戒指,右手五指上套著一圈圈黑色的細環,卻不知是什么作用。
  班發鐸舉著這雙怪異的雙手愣住了。
  五分鐘后,他經過各種方式確定終于發現這不是玩笑,也不是拍電影。
關注【愛頭像】微信公眾號:愛頭像 ←長按復制微信→添加朋友→公眾號→粘貼→搜索→關注

小師妹她哪里不對

狂風呼嘯,一輪彎月在天際泛著冷光,而林間的月光更是冰冷中透著一絲詭異。
秦時月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小腹,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耳邊仿佛還回想著那詭異的聲音,一縷鮮血從她捂住小腹地方不斷的滲透出來,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濃郁

2019-06-06 17:13:44

廢柴女逆襲:庶女要報仇

天生廢柴難自棄,一朝穿越,深陷巨大陰謀,一路在殺戮和重壓下成長,我命由我不由天。與人斗,與仙斗,與魔斗,與命運斗,與天命斗。我本至尊至貴,他日歸來,必踏著腥風血雨,遍地尸骸,待到彼岸花開,我必歃血歸來!
  “你睥睨蒼生,打遍了三

2019-06-06 17:13:44

穿越異界當巫師

昏沉之中,只覺得腦海里一片擁脹,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攪得自己難以清凈。
  頭脹的簡直要炸了,班發鐸捶打著頭部:“昨天不該喝那么多酒的。”
  暗自懊悔昨天借酒買醉的傻缺行為,他接著捶打頭部,希望能轉移疼痛。四周傳來

2019-06-06 17:13:40

福彩360杀号